青年魏则西之死:我们更应该反思什么

  魏则西,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1级学生,以600多分的高考成绩考入计算机系。大学期间不幸患上滑膜肉瘤,辗转多家医院,病情始终不见好转。后治疗于百度搜索中稳稳排在搜索结果前列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并在该院接受一种其医生号称“新型的肿瘤治疗方法”“美国斯坦福引进”的先进技术——“DC-CIK生物免疫疗法”。可是在耗费20多万元后,这种“最新技术”却没能实现该医院医生口中“至少保20年”的承诺。

——事件简介

  这个现在看来已经沸沸扬扬的事件,我们应该将错归咎于哪一方呢?百度竞价排名、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还是生物免疫疗法?

  先来说说百度吧。传说中的“竞价排名”是基于百度推广平台、提供给企业和商家的一种“通过竞争出价,获得有利的搜索结果排名位置”的搜索结果页广告,当在百度搜索某一个含有商业性质的关键词时,搜索到的竞价排名结果会有并不明显的“推广”两个字,位置自然是出价较高者靠前。这是一种类似于“蒙骗用户”的手段,不得不说出价较高的企业会得到很多的用户点击量,商家的利润自然也不会低。有资料显示,魏则西就医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目前得到曝光的百度推广费用为113万元,时间为4个月。

  4月29日,魏则西事件发酵前一天。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的“移动医疗健康创新论坛”上,百度医疗事业部总经理李政的演讲突然被观众打断,让其解释“百度竞价”的问题。根据当时现场媒体的实录,李政在回答此问题时称:“我们知道在医疗和健康领域不是一般的行业,不是简简单单提出一个信息,提供给他就可以了。”“我们知道我们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摘自凤凰新闻文章《专家:百度竞价排名+武警医院+莆田系=医疗毒瘤》

   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同样是搜索引擎,百度和谷歌这两位巨头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市场中,市场机制的完善与否对二者的成长十分关键,百度的问题不仅仅是自身的问题,更是整个中国市场的问题。医疗领域,是最贴近民生的领域,也是最有市场的领域,更是最敏感的领域。百度曾经因为转卖医疗贴吧受到公众指责,而这两件事又和曾经的“莆田系事件”扯上关系。医疗领域逐渐被赋予商业性质,利欲熏心是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最大的痛点。关于谷歌和百度,偶然在IT之家看到一则段子,大家感受下(由于谷歌关于竞价排名的规则仍有争议,下面的段子仅供娱乐)。

  1998年9月,2000年1月,在互联网最重要的两个市场,美国和中国,两家搜索引擎公司几乎同时起步,在将近20年的岁月中,一个开发出了统治全球80%以上智能手机的Android操作系统,引领了移动设备的不断变革,成为全球最大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服务提供商,通过发射卫星、热气球,为30亿暂未接入互联网的贫困人口地区提供廉价的高速网络服务,现在,市值5000亿美金的她在研究VR技术和量子计算机的可行性…… 另一家市值670亿美金的公司,在研究如何更好的帮商家卖假药。没错,这两家公司就是美国的不作恶的谷歌公司和中国的无恶不作的百度公司……
——摘自IT之家评论区

  莆田系,指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莆田人在全国各地开设私立医院,并逐步抱团形成一定的组织规模。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2014年6月28日,莆田系成立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

  这些专科医院体会到公立医院在服务质量和细节上不足,瞄准公立医院弱项,弥补自身治疗能力不足的短板。专业人士称,识别莆田系医院最好办法,是看这家医院是否大量做广告。
  第一步,租医院房子和设备,医生是临时聘用,这部分成本很低。
  第二步,大量做广告,造一些假信息,如把主治医师说成是北京什么大医院的教授、专家等,他们看的病,基本上是不孕不育、性病、皮肤病等。这也使得莆田系医院广告成本很高。莆田系还在向医疗产业的上游发展,通过生产医药、医疗仪器等,并多在莆田系医院内部销售,以远高于市场均价的价格销售给患者,达到谋取暴利的目的。
  第三步,如果医院牌子做响,就立住脚扩大经营,如果办砸了,就再换个地方做。
——摘自百度百科相关词条
  魏则西事件发酵的同时,百度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5月2日晚,中央网信办负责人发表讲话宣布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百度,同期百度股票暴跌8%。3日上午,百度公司内部刊发《砥砺风雨 坚守使命》,算是公开对内对外解释“魏则西事件”的前后过程。

  可能从来没有一个五一假期让百度人过得如此揪心甚至委屈。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公司,忽然间在微博、知乎、微信等社交媒体上,被一场浩浩荡荡的舆论讨伐推上了风口浪尖,也许你和小编一样,面对来自自己亲人、朋友以及陌生网友的询问、质疑甚至责难,百口莫辩、言不尽意。

  4月12日,年仅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而离世。他曾在西安的一家医院先后接受了4次化疗和25次放疗,但是效果并不理想。魏则西父母并未就此放弃,在北京某肿瘤医院医师的推荐下,通过央视和百度了解“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魏则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并被该医院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于是魏则西开始了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花费了二十多万医疗费后未见好转。后来他又经过了其他多家医院的治疗,最后不幸离世。

  4月底,网友找出魏则西在2016年2月26日一则知乎问答,将百度搜索和百度推广推上风口浪尖。4月28日,百度通过“百度推广”微博账号中对此事做出回应,对逝者以慰问,并调查医院资质。4月30日,各路自媒体大V和媒体纷纷撰文。5月1日,百度推广再度发声,表示第一时间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对其治疗效果及内部管理问题立即展开调查,并全力支持魏则西家属维权。5月2日,该门诊被关停,更多媒体报道爆出莆田系承包科室和民营医院虚假宣传各种乱象。5月2日晚,中央网信办负责人发表讲话宣布成立联合调查组,我们宣布欢迎调查并将积极配合,厘清事实真相。

  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我们为年轻的生命难过,因此我们在了解情况后的第一时间就致电了则西的父母,这里有一个需要郑重澄清的事实,源自一篇媒体报道——5月1日22点某网站所谓的独家授权报道里,声称采访了魏则西的父母,“事实上,百度从未与他们联系过”。

  幸而我们打电话的小风同学留下了通话记录,这段通话发生在4月28日13:26分,时长为13分53秒,手机尾号为8723。在电话沟通中,小风慰问了魏父,在电话中魏父也讲述了则西治病的艰辛过程,以及其儿子对生命的热爱与坚韧。

  为了不让逝者家属重复悲伤,小风没有公开更多通话信息,然而却被指责“魏父说百度没打过电话,百度在撒谎!”这让堂堂七尺男儿的他辗转反侧——本是替公司表达真诚的慰问,却使公司成了被怀疑的对象,这份委屈让人震惊且愤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欢迎各方指正,但是也绝对不允许扭曲事实!

  这三天里,我们还在积极申请、配合国家的监督管理。

  北京武警二院,全称为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这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同时是北京市首批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院。这家资质齐全、公立三甲的医院此前也曾被央视多次正面报道。但如媒体调查爆出,他们的这一科室却被发现承包给了“莆田系”。

  2015年初,百度就曾加大整治力度并下线违规医院,引发民营医院群体“莆田系”的强烈反弹和联合抵制。为此百度发布声明称打击虚假医疗的决心不会变,高门槛、严审核是百度推广长期持续的机制,“我们不会因为‘问题医院’的抱团抵制而放宽要求,更不会与任何一家不合资质要求的的医疗机构进行合作。”

  百度不断的把审核流程升级的更严格,但为什么这些医院就能证照齐全?疗法就能国家合法审批?要知道,百度做了最大的“雷达系统”,打击非法医疗机构,仅在2015年就拒绝医疗虚假推广3000万个,拒绝不良账户438,300个,判罚的违规消费金额达到了466,512,966.99元。百度从来没有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在社会责任和商业推广的道路上,始终未曾松懈。不但如此,我们始终和广大网友站在一起,不断加强加严审核流程,该整改整改,该拒绝拒绝,我们不会因商业利益丧失企业良心,这点毋庸置疑。

  搜索就像一面镜子,照见的是整个真实世界。当我们一起努力去建设一个好的世界,打击恶的,就会得到一个好的搜索。今天我们作为一家优秀的企业,需要去背负国家、行业本该履行的监管责任。这是社会对我们的期待,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无意也不会逃避这份责任,正如我们自知做的还不够好,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四万多人每天还在努力工作的动力。在每个崭新的今天,我们继续用心上班,独立思考,修炼内功,不断提升自己,找出产品体验和服务品质上的不足之处,把我们的产品打磨地更好、让我们的用户更满意,就是对外界最好的回应。

——《砥砺风雨 坚守使命》

  涉事医院的相关声明这里就不再引用,通过搜索可以查到在标称其下属科室的20多家网站中,他们的ICP互联网服务备案信息内,“网站名称”、“网站主办方”均和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没有任何关联。“送锦旗照片反复使用”、“曾经的‘名医’微博更名并将相关博文删除”、“其内部文件《接诊程序》中包含明显‘应该忽悠病人多支付费用’的相关指导内容”等负面报道也历历在目。医生本是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是善良的代言。而医生的道德败坏,则是善良到罪恶的巨大扭转。

  武警北京二院官网已经无法打开,相当一部分科室网站被关闭。一份疑似武警北京二院下属科室的30个网站域名名单也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开来,经过核查发现,这些域名网站有13个依然可以打开,6个存有网页快照,1个为原百度认证网址,共20个页面显示为武警北京二院的网站。但是通过ICP查询发现,其中并没有一个属于该院。

  ICP是网络服务内容的英文简称,而ICP证即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通过工信部的ICP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可以查询到主办单位、网站名称、网站首页网址、网站负责人姓名等信息。

  在这20个显示为武警北京二院网页中,涉及18个医院科室,包括肛肠科、营养科、口腔科、麻醉科、传染科、结石科、性疾病科、肿瘤生物治疗等。

  涉事的20个域名的主办单位名称共有12个,其中属于个人的有8个,属于公司的有4个。

  拥有最多域名的是贵州湘子贸易有限公司,一共拥有4个域名,其网站所呈现的科室包括肛肠科、营养科、麻醉科和口腔科。

  个人注册的域名可谓五花八门,拥有2个域名的黎秀明注册了“依然的等待”,点击后页面变成“武警北京二院儿科和儿童厌食症科”。

  张小宁注册了“蝴蝴蝶”,点击后显示“武警北京二院皮肤科”。

  邵梦莹注册了“信息网”,但现在,在搜狐公众平台的网页快照上,显示页面为“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

  曾经被百度认证为武警北京二院的“wjmnwk.com”,注册人也是一个叫陈玲玲的人,并且网站注册名为“开心的”。

  在一家网站信息查询网站Alexa.cn中,新京报记者查询“wjmnwk.com”时,该域名的“注册单位”显示,是一家名为“bei jing lian chuang si tong ke ji fa zhan you xian gong si”的单位,即北京联创思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注册地为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东路9号院2号楼301,其在智联招聘网站上写道,“是一家以大中型医疗机构为营销对象的专业网络营销服务公司”。

  在至今依然可以见到的“胆石病微创诊疗中心”网站上,记者发现,显然还保留了夸张的宣传风格。

  在其治疗案例当中,56岁的赵女士“经常于夜间发生右上腹疼痛,无明显诱因,伴恶心、呕吐及右后背部疼痛,性质为胀痛”,但是来到医院使用过德国超声微纤清息术之后,一个月康复。在配图里,一位女士举着锦旗感谢医生。

  然而,通过识图软件搜索,“赵女士”用锦旗感谢医生的照片出现在了全国各地的医院,有时她在“重庆癫痫病医院”,有时她在“苏州肛肠医院”,有时她在“山西气管炎专科医院”。

  在“武警北京二院”皮肤科网站,则是另一种风格。该科室的咨询热线、媒体报道、特色疗法出现了很多5月4日收入的内容,并有“交通银行(5.350, -0.07, -1.29%)常州武进支行发展保险教导月运”、“大地震会引发下一次大冰期吗?板块活动把持气象走势”等与医院无关的文章。

  而剩下的儿科等11个科室的网站,除了科室名称,又被统一成一种样子,包括专家团队,各个科室都是“迟润华”、“韩旭”、“孙伟”、“张鸥”4名女医生头像。其中,迟润华并非武警北京二院医生,而是工作于德胜门中医院。

——新京报相关报道

  (关于免疫疗法的相关介绍请参考“果壳网”相关文章)

  面对死去的魏则西,我们最应该反思的是什么呢?这是对人性最严厉的拷问——“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 3 Responses to “青年魏则西之死:我们更应该反思什么”